2019生物制品企業50強
全世界各行各業聯合起來,internet一定要實現!
訪談正文

人生真正的成就,是讓人心溫暖

2019-04-24 eNet&Ciweek/迷鎮

90年代中期,視頻會議開始進入中國市場,但是早期視頻會議價格昂貴,主要在政府機關部門以及大型企業使用。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企業對“視頻”連接一切的渴求變得強烈。這些渴求,帶來了千億級的視頻會議市場。

對于這一需求的意義,隨銳科技創始人兼CEO舒騁先生用數據說話,對視頻通信的未來做了預判:“中國現在有營業執照的市場主體大概有8000多萬家,去掉個體戶和夫妻店,有稅務登記證的大概有3500萬家,這么大體量的公司里面,在公司日常管理中,用了IT化的信息手段,上了視頻會議系統和會議云來做企業管理的公司不足1%,市場非常大。”

視頻通信云市場剛剛進入藍海,這為以隨銳科技為代表的視頻通信云產品與服務運營商創造了新機遇。

把復雜的事情變簡單

硬幣都有兩面,機遇總是與挑戰并存。

伴隨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智能手機和4G網絡的普及,智能終端設備變得多樣化,移動化辦公需求提升,傳統視頻會議短板逐漸顯露。不同品牌的視頻會議設備難以實現互通互聯,容易造成信息孤島。而一套傳統硬件設備價格高昂,中小企業望塵莫及。

針對如何既能保證用戶良好的體驗,又能將成本控制在合理的范圍內這一困境,舒騁和他的團隊從用戶的角度出發,在產品架構、產品運維及交付模式等方面進行了多年的專心研發、用心打磨和積累,使之掌握了多項核心技術。隨銳科技開發的基于公有云、私有云的通信云解決方案,在降低整體成本的情況下,為客戶提供了更佳的通信體驗。

特別是在交付模式上,不同于互聯網行業常常提及的“平臺”“生態”“定制化”,隨銳科技的產品交付模式顯得有些“樸素”。隨銳交付給客戶的是軟件、硬件與云服務三位一體的兼容的標準產品。舒騁通過分享一件十年前給他留下深刻印象的事,來闡述這一交付模式背后的原因所在:有一次一個客戶拿著軟件去公司前臺退貨,反饋說他在與老板進行視頻通話時語音不清晰,經過工作人員檢驗發現是這個客戶的攝像頭和麥克風的驅動有沖突,攝像頭影響了麥克風的運行。從那個時候開始,為了解決客戶痛點,隨銳開始提供給客戶一攬子的解決方案,既提供硬件,也提供軟件和云服務,“三駕馬車”一起走,客戶量反而增多了。

現在隨銳已經覆蓋了一億多的終端用戶,讓PC、PAD、手機和會議室都能連接起來,只要有網絡的地方都可以隨時很穩定地接入視頻或電話會議,極大程度上解決了用戶開會所受到的時間和空間的限制,幫助政府企業節省了高額的差旅成本,同時解決了各個品牌產品難兼容和各個智能終端難打通的問題。舒騁也評價說:“我們做的所有創新中,最大的創新是幫助所有品牌做到了互聯互通的兼容。”

把復雜的事情變簡單,是了不起的本事,眾所周知,對用戶越簡單的操作,對廠商來說則是更復雜的考驗。

“創造一個世界級的中國品牌”

對創業者來說,帶領團隊做出符合市場需求的、優質的產品是考驗,在面臨困難和誘惑時,還能初心不改,堅定前行,則是更加艱難的試煉。

在2006年籌備創辦隨銳科技的時候,舒騁首先就思索創辦公司的目標是什么。“當時我就想過公司的發展高度要與一生的目標相結合,我一生的目標,是要創造一個世界級的中國品牌,這樣我死了以后,我的墓碑上會印著一行字,‘這個人創建了一個誕生于中國的世界品牌’。”

隨銳-CEO.jpg

隨銳科技創始人兼CEO舒騁

企業志存高遠之時,才能有耐心與恒心做當做之事,不被眼前的蠅頭小利所困擾。隨銳經歷的13年風雨中,不乏危險的風浪和“甜蜜”的誘惑,“在這個過程中,有很多國際公司想出高價收購我們,都被我們先后拒絕了,最近的兩次收購都是百億級的收購,而我們拒絕的很大原因就是因為想把這個品牌做成世界級的。”除了收購邀請,隨銳也曾多次被要求放棄品牌、貼牌代工,以換取強勢的銷售渠道和其他品牌的行業市場,但都被一一婉拒了,因為創始人團隊堅定了“創造世界級的中國品牌”這一個目標后,在目標達成之前就不會為眼前利益而搖擺,一直堅持著自主品牌、自主研發、創新科技產品驅動公司發展的道路。

自成立以來,隨銳始終堅持“以創新科技產品驅動公司發展”的基本方針,并在天津、杭州、成都、武漢、硅谷、江西德興設有產品研發中心。公司有超過40%的員工都是研發人員,在研發上投入大量資源。

做核心技術研發和自主品牌注定是一項慢功夫,科研人員和企業都要在前期付出巨大的努力,包括承擔一些盈利上的壓力。但舒騁從來沒有懷疑過要自己做創新型高科技公司的路線,“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就是聰明人下笨功夫、慢功夫。如果在很多領域沒有下過最底層的功夫和做過最基礎的研發,是做不出一流產品的。”

不走捷徑,才能更快到達,這是舒騁的商業智慧。如果用數據來說明的話,有很多例子可以佐證這一商業智慧的正確性。2015年,蟄伏近十年的隨銳迎來一次大爆發,這一年里企業用戶通信云的用戶數實現爆發式增長,一年中所積累的通信云與政企客戶數與通信云用戶數,超過了過去八年的隨銳政企客戶數的總和;緊接著在2016年,隨銳在新三板掛牌上市;2018年,隨銳因為上一年亮眼的財報成績而獲得新三板企業全球獨角獸標準提名。隨銳憑借技術實力向世人宣示它的存在。

但這些成就都只是舒騁帶領下的隨銳潛心修煉的必然結果,他知道,實現一生之目標還“路漫漫其修遠兮”。舒騁將他的目標實現路徑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十年,隨銳解決了生存的問題,產品投向市場后獲得廣大客戶認可;第二個十年,做一個世界級的有知名度的品牌;等到第三個十年,做一個世界級的有影響力的大品牌。“隨銳正在從二流的科技公司向一流的科技公司邁進,從目前的發展態勢上來看,實現‘創建世界級的中國品牌’的目標是逐日累加且正向可行的。”對于目標的實現,舒騁顯得信心滿滿。

慢就是快,少就是多

“慢就是快,少就是多”,這是舒騁經營企業時的八字方針。“慢”的方針讓隨銳能夠沉住氣來做基礎研發,耕耘十載,終于迎來大爆發。“少”的方針一方面體現在不盲目擴張產品線,而是以用戶需要為指南針,保證主航道的快速前進,另一方面體現在堅持做標準化產品,引入各行業的合作伙伴,來打造垂直行業的解決方案。

隨銳近幾年來成長迅速,受到了資本市場的青睞,包括富士康、用友集團與中國移動在內的一些行業巨頭紛紛戰略入股隨銳科技,同時也有眾多行業大咖加盟隨銳科技。對此,舒騁的看法很明確:“受到資本市場青睞的原因也正是基于此經營價值理觀。持續為客戶提供讓他們滿意的產品,越來越多的客戶喜歡我們,我們的收入、利潤、用戶規模、用戶活躍度每個月都在增加,資本慢慢就來了。”

戰略股東的增多,意味著隨銳不用顧慮資金不夠導致研發落后的問題,資金足夠了,就能回到開始的目標——面向全球市場提供服務,做世界一流的產品,成為世界級的中國品牌。

“把復雜的事情簡單化”,“慢就是快,少就是多”,這些邏輯都很簡單,也很正常,它是很多人在做事時想到的方法論和判斷正確與否的價值觀的一部分,但能堅持到底的人很少,舒騁是其中之一。

以人工智能賦能通信云主航道,將八字經營價值觀一以貫之

人工智能時代即將來臨,這無疑給云視頻通信行業帶來了巨大的前景和空間。如何抓住先機是值得每一位企業家深思的話題,能否在保證主航道的基礎上搭上人工智能的快車,更關系到那個創業之初就確立的長遠目標能否實現。

在2011年的時候,舒騁及其管理團隊在一次赴硅谷的考察中,發現了人工智能的新趨勢。在2013年的時候,團隊決定要立即設立人工智能的研發小組和研發部門,但直到2017年,隨銳把人工智能變成一級產品線,能夠交付智能巡檢機器人的時候,隨銳對人工智能的探索才算小有成效。

事實上,包括舒騁在內,隨銳的核心團隊里面有三個人是做人工智能出身的,他們對人工智能既有歷史情感也有專業能力。過去20年人工智能因為數據訓練量不足、采集數據的傳感器和貢獻者不夠等原因,沒有大規模量化發展。如今,歷史機遇與個人情感以及企業發展都結合在一起,發展人工智能只差臨門一腳。

通過綜合考量自身的優劣勢領域,隨銳選擇通過通信云引擎來切入人工智能機器人。通信云是隨銳一直以來的強項,而選擇做機器人,則是出于機器人的發展前景。這來自于舒騁對人工智能機器人市場的預判:“人類歷史上曾出現過四次十億臺級別的設備市場,包括汽車、電視、電腦、手機,而機器人則會成為下一個十幾億臺級別的設備市場。”所以,無論是從情懷的角度,還是從商業的角度,發展人工智能領域產品,都是隨銳未來發展的重要一環。

值得注意的是,隨銳自己不生產機器人載體,而是把隨銳的通信云引擎迭代到機器人載體上去,發揮自己在通信云引擎方面的優勢特長。這樣的做法和舒騁的八字經營價值觀也是一脈相承、一以貫之的。

隨銳-拓撲結構圖 替.jpg

所有的勝利都可以歸為價值觀的勝利

創業十幾年來,“無我、利他”是舒騁先生的人生座右銘,也是在與員工、合伙人和客戶的相處中的價值觀判斷準則,是區分對與錯、值得與不值得的唯一標準。舒騁對自己座右銘的解釋是:“做事要心中無我,不把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才能接納更多的新事物。利他,才能把事情做成功,做大成。”

于是,才有了隨銳交付標準產品,但是扶植和孵化行業伙伴,把開發工具交給行業伙伴,共同開發垂直領域解決方案,帶動行業伙伴共贏發展的舉措;才有了隨銳將工業巡檢領域的智能機器人生產基地設在創始人家鄉江西省德興市,助力家鄉發展的決策;才有了遍布全球70多個國家、三十多萬政企客戶對隨銳的追隨。

舒騁說,付出信任才能收獲信任,把半條命交到合作伙伴手里,把最薄弱的背交到合伙人手里,讓別人最擅長的正面來保護你的背,這樣才能發揮集體的作用。三國時孫權曾有語,“能用眾力,則無敵于天下矣;能用眾智,則無畏于圣人矣。”舒騁用“無我、利他”的人生座右銘參悟“得道者多助”之道。

企業的價值觀可以說是創始人價值觀的一部分,一個企業的天花板往往就是創始人理念的高度。有大格局者,能看得更遠,關注高層,思考的是“我想成就的是什么事業”。縱觀隨銳的發展史,我們不難發現,隨銳的每一步無不受到了價值觀和夢想的指引。

創業的終點是什么?

這個問題的答案,舒騁有自己的見解。“我創業的終點,并不是成功本身,甚至不是實現創造世界級的中國品牌的目標。如果只留下一個公司,大多數公司的時間都是很短的,百年企業更是寥寥無幾,我的終極使命目標是在我退休之后,把我創辦企業收獲的大部分資產捐獻出來,創辦一所公益性質的、接地氣的商學院。”聊到此時,舒騁顯得有些激動,頓了頓,他繼續說道:“這所商業大學最大的特點就是公益性質,它的價值在于把優秀商業文化傳承下去,幫助那時候從商的年輕人能以比較低的成本,學會一些商業知識和本領,繼續服務和造福社會。”

教育是百年大計,商業大學會比企業、比品牌持續更長時間、帶來更大影響。舒騁把實現這個目標看成自己的最大使命。“使命就是你在這世界上走一趟,你得留下點什么。”對于自己的使命,舒騁這樣解釋。“所有人都要生死,生死是小事,你在這世界上走過一遍,我希望留下的是溫暖、快樂,這是大事。”

格局不同視野不同,人類自古以來那些偉大的人物都不是為了金錢而發愁,而是因為自己不能實現改變世界、引領潮流的雄心壯志而黯然神傷。一個人最幸福的事情,莫過于在他年富力強時發現值得自己終身奮斗的目標。

相關頻道: eNews 訪談

您對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見,請在下方提交,謝謝!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廣告
骚虎视频日本a片-a片视频-国产a片-a片在线观看